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媒體報道
吳彥達和他的腳斗士,真能做成體育產業的“華為”嗎?
2016-06-20 02:19

吳彥達一直強調,德道十年所做絕不僅僅是打造一個IP,而是一個完整的賽事系統。按照他們的計劃,先把民間傳統游戲開發成體育項目,再將其賽事化、標準化,轉化為產品,最終將發展成職業聯賽俱樂部。

1456280753912661.png

 

項目概況:德道是一家體育賽事結合傳媒娛樂產業的公司,主營業務為腳斗士的研發、運營、推廣,希望打造一個全球腳斗士運動生態圈和全媒體合作平臺,同時擁有完善的賽事體系和完備的體育產業布局。

團隊簡介:創始人吳彥達此前曾創建律師事務所和房地產公司,目前團隊由體育、傳媒、管理、投資等方面人才組成,注重中國本土體育營銷和品牌推廣。

融資情況:尚未獲資本融資

 

德道和一般創業公司有很大不同。

  創立十年,從資本角度看,它仍是一個初創公司。它不在任何眾創空間內租用辦公室,而是于繁華的東方梅地亞中心,自費買下近700平米的辦公區。德道集團下設4家分公司,包括體育公司、傳媒公司、廣告公司和一家香港注冊的國際公司;其中體育公司注冊資本2000萬人民幣。

  對于一些反常的做法,德道創始人吳彥達的解釋是:“將軍趕路,不追小兔”。

曾創立律師事務所和房地產公司的吳彥達,投身體育行業,有著很大的抱負。

國家體育總局領導會見美國腳斗士協會代表團。 與野心相配合的是,十年間,吳彥達在全球118個國家及地區建立了腳斗士知識產權保護體系,研發出了一個相對完整的賽事體系和平臺。接下來,他希望可以將聯賽俱樂部經營系統建立,形成成熟的產業鏈,完備多元產品的商業模式,發揮這項民族運動的最大價值。

為什么是腳斗士?

2004年左右,吳彥達就已看到中國體育產業的潛力,認定“中國下一個經濟增長點必然是體育產業”。

他從發達國家的體育產業發展中看到了前景:當人均GDP5千美元以下時,體育還在觀賞階段;隨著經濟發展,當人均GDP規模超過5千美元時,體育將從觀賞型逐漸進入參與型和體驗型。

他放棄了房地產事業,投身體育產業,爭取搶先布局。在他看來,中國體育有這樣一個缺口:大量引入國外賽事版權,卻缺乏獨立的本土民族品牌賽事。他說他相信魯迅那句話:“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”。

2005年至2006年期間,他們從幾十項民族傳統項目中選出腳斗士這項運動。吳彥達告訴懶熊體育,他選擇的標準有:獨立原創、商業價值、全球推廣價值等。

吳彥達相信“人天性好斗”,所以考慮有對抗性的運動,但多數搏擊類項目偏暴力,難免有血腥之嫌,腳斗士卻是一個“比足球籃球還安全”的運動,而且拳擊等項目用“腳”較少,從某種意義而言,腳斗士更具觀賞性。

吳彥達認為,從大眾普及角度來講,腳斗士有天然優勢:沒門檻、無場地限制。“這和劉翔的百米跨欄就非常不同。”

從更深層次挖掘,吳彥達表示,搏擊類活動大多1vs1,而腳斗士可以像足球籃球一樣做團體賽和俱樂部賽。他將象棋元素融入團體賽,由紅黑雙方各五名隊員(車、馬、炮、象、將),限定團隊總體重,依次上場,以一方將另一方五名隊員全部戰敗為勝。以古代“田忌賽馬”的戰術融入,增加趣味性。

“體育產業100年才能誕生一個有推廣價值的運動。”吳彥達表示,腳斗士價值無限。

1456280697177204.png

大眾普及與娛樂化觀賞性

吳彥達強調,這項運動既要大眾化,也要職業化。年輕人則是兩個方向都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。

吳彥達自2005年開始走進校園,目前同國內16所體育和高等院校有合作,將腳斗士引入校園,組織院隊校隊的比賽。據吳彥達介紹,腳斗士甚至被列入山西教育課程安排。同時,這16所體育和高等院校也作為其運動員儲備基地,用以培訓和選拔職業運動員。

之所以選擇大學生群體作為推廣重點,吳彥達的理由是:這個群體有獨立判斷,不容易受外界影響,最難組織推廣。

在談到昆侖決、真武魂等民族運動項目時,吳彥達并不避諱。他承認兩者能夠獲得資本的認可,代表一定的水平。但他認為,他與他們的定位完全不同。“這些項目門檻低,進去容易,但要再提升和發展的難度相當大。而且因為他們沒有自己的系統和獨立IP,或本身差異性不明顯的話,可能后續被復制就很容易。”

  吳彥達強調,腳斗士門檻較高,架構布局較為完整。“架構和系統建好了,后續推廣起來就非常容易了。十年時間,我們已經做好了最具挑戰的部分。”不過,他看好昆侖決、真武魂等在視頻IP方向所做的努力。“體育產業需要轉化成商業價值,媒體合作的方向是對的。”

  吳彥達解釋說,公司辦公地點選在東方梅地亞中心,也是因為媒體溝通方便:中央電視臺、人民日報、北京電視臺等都相距不遠。

2009年起,腳斗士就與CCTV5合作,播出三年周播類欄目,“收視率一度成為頻道第一。”吳彥達說。腳斗士曾和一些娛樂節目合作,包括2009年與湖南衛視《天天向上》合作,2012年與江蘇衛視《非常了得》合作等。

2016年,腳斗士還將與廣州衛視合作,推出《城市保衛戰》全國腳斗士俱樂部聯賽全年節目。PPTV、中搜、第一視頻等媒體將開辟腳斗士專屬頻道。吳彥達還透露:“接下來一定是全媒體平臺的視頻傳播。”

1456280725322738.png

不僅是IP,而是系統

吳彥達一直強調,德道十年所做絕不僅僅是打造一個IP,而是完整的賽事系統。

這一系統,自然要包括運動員、教練、裁判、培訓和賽事。目前,腳斗士項目已連續舉辦七屆全國性賽事。每次全國賽事需要200多工作人員,其中50人為核心賽事執行,其余為培訓后的志愿者。

據吳彥達介紹,目前德道合作注冊的裁判員有40余人、教練百余人。從運動員數量來看,職業聯賽有百余人,排位賽有百余人,可選拔后備人員超千人。培訓方面,除了上文提到的16所體育和高等院校,德道還在沈陽、廈門、福州和石家莊自主建立4個培訓基地,按照吳的計劃,2016年爭取擴展至10個。

為了少走彎路,更加規范,吳彥達的原則是“立足國內、參照國際”。他曾多次前往日本、韓國、美國訪問交流。

吳彥達對尤伯羅斯有一定研究。尤伯羅斯曾于1980年至1984年任洛杉磯奧運會組委會主席,首創奧運會商業運作的“私營模式”,在沒有任何政府資助的情況下,創造了2.25億美元的盈利,自此奧運會變成人見人愛的搖錢樹。

“體育商業的概念和體育運作的技巧,我都是從尤伯羅斯那里學來的。我覺得是尤伯羅斯拯救了奧林匹克。”

同時,吳彥達也在認真研究和學習NBA的經營、管理理念,“當然,我們跟他們還是不同,他們是先有俱樂部再做聯賽;而我們是一張白紙,規劃也比較難。但我們也有自己的優勢,可以先規劃再發展。” 

1456280652120575.png

民間體育產業的“華為” 

  吳彥達表示,德道的目標是打造中國民族體育產業的“華為”:“投資人會說你們的參照物是誰,我覺得是華為,從一個民間企業做到兩千八百多億,在全球市場上占據重要地位。”

他認為,NBA有些經驗可以學習吸收,但畢竟這是一個競賽聯盟,“不是一個產業鏈。”他希望腳斗士項目像華為的產品,30%投入在研發上,將一個產品開發出來,再將這個產品進行全球化推廣。“我們這個是無形資產,低成本擴張。研發過程在這十年全部消耗掉了,現在只需要在每個國家生產和銷售就行了。”

他認為體育產業商業價值巨大,只需要將之產品化、產業化。他以恒大為例,“前面8年都是廣藥集團時,一張門票都賣不出去,每年倒貼一個多億;而恒大做起來后,一場門票收入就是兩個多億,提前一個禮拜都買不到票。你會發現,恒大在地產商里本來不算什么,在廣州都排不上前十,但做了足球后,整體影響力、口碑、品牌價值都凸顯出來。這就是體育的魅力。”

按照他的計劃,接下來,腳斗士的商業模式將覆蓋版權內容、特許經營與牌照發放經營收益、聯賽和俱樂部冠名贊助、賽事門票收益、運動員經濟、衍生產品開發等整個產業鏈。

 做體育像“懷孩子” 

談到參與體育的理念,吳彥達表示,體育產業急不得,必須堅持、專注,“像懷孩子,首先要保證他健康落地,然后要教育他,最后要伴隨他成長。”

在吳彥達看來,做大體育產業絕非易事,至少需要6個方面的能力: 1、要懂體育,“運動像草,競技體育才能成為樹”;2、要會企業管理運作,才能將一項體育運動運作成產品;3、要懂媒體,才能將之傳播、進而商業化;4、要懂品牌運作包裝;5、要懂資本運作,因為體育產業需要大量資金;6、要懂法律,因為涉及契約合作以及版權等問題。 十年間,德道遇到不少困難,包括政策、資金、人才、市場培育等。2005年,腳斗士知識產權無法在中國本土注冊,只好在美國注冊。但吳彥達相信,隨著體育行業利好的到來,一切會更加順利。

目前,德道遇到的最大困境還是資本問題,雖然吳彥達表示他們“有收入”可以維持公司運行發展。但顯然,想要更進一步、更快速地發展,資本的進入非常有必要。

德道融資困境其實很好理解,資本的逐利更看重短期回報。對此,野心很大的吳彥達也不得不妥協,他承認適者生存,無論是財務投資、戰略投資還是股權眾籌,他都可以接受。他相信,一旦職業聯賽和俱樂部發展起來,“回報將會是巨大的。” 

 


公安標志.png

京公網安備 16001139號

竟彩足球指数